搜狐网站
艺术 > 艺术动态 > 艺术评论

“中国当代艺术疯狂马拉松”第二场文字实录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6月03日17:32
JAMES
JAMES

  JAMES:中国的艺术要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去推广

   王春辰:虽然我们不能说这些具体的双年展,你觉得双年展在当代艺术里有什么样的作用,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毕竟双年展是今天当代艺术里边很重要的展览形式?

   蒋奇谷:我只听了JAMEs后面的几句话,他说这些艺术本身的比例,就是里边真正作为一个学术可以去作为研究对象的艺术在双年展里边非常少,恐怕是很少的比例,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市场所环境的作品,是没有学术价值的。我们说的学术可能跟西方说的学术价值不太一样,这方面要做一些比较严肃的研究。西方的学术有一个是这个是不是比较新。

   李建群:前沿性。

   蒋奇谷:这种东西是我觉得应该提出来的,我因为看过,不是第三届,我看过以前的上海双年展,北京双年展,我当时在网上也看了一下,他们做的展览,这两者的区别,上海双年展相对来说从观念入手比较多,他们关心的问题比较接近当前整个艺术的发展,尤其是有一届我不太记得了,好几年前的双年展,里边有很大一部分是“新水墨”部分,我看了还是比较有深刻的印象,而北京这个国际的双年展,我不知道第几届,我知道,曾经也写信,说是不是通过我邀请一些西方的艺术家,他们所邀请的西方艺术家,都是已经过世了,中国可能还不太清楚,这里边是中国和西方还有一个滞后的问题,很多消息传到中国以后已经比较晚了。

  昨天我们也碰到同样的问题,我们在宋庄碰到一个什么北京艺术发展基金会的女士,说他们要做中德对话,说邀请博伊斯来做展览,从前沿的角度这个问题在西方已经解决,但是中国还觉得很重要,这里边肯定是有这个问题的。北京的国际双年展,相对来说,我认为是比较滞后的,比较保守,首先它是从媒介的角度来讲是集中在绘画里边,绘画方面整个艺术家的选择也是成功的艺术家,当前还有很多艺术家在做什么事情,他们好像还没有考虑到。

   王春辰:没有关注,没有列入进去。

   蒋奇谷: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和上海和北京双年展之间的一些差别。

   王春辰:上海双年展做了几届,大家争议也很多,相对来讲上海双年展做得有一定的活力,也激发了很多人去讨论这个问题,关于北京这个双年展,基本上是消失在大众媒体之外。大家会认为这差不多是另外一个全国性的美展。没有起到双年展的意义。

   李建群:很官方性。

   王春辰:本身就是官方组织的,就是大家基本上没有意识到北京还有这样一个双年展。

   王春辰:我们可以从另外一种,正好两位都是来自亿美国或者是蒋教授在美国已经生活这么多年,你们每次到北京来和到中国来,看到中国当代艺术,你感受最深的是什么?从你的判断,你觉得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个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JAMES:整个中国的当代艺术的印象是多样化,没有一个很固定的方向,没有固定的风格,所以对我来说,这也是很难说成一个什么很有针对性的答案。

   蒋奇谷:对我来说,因为我自己个人比较关心水墨画,最近来看,水墨画领域里边也是有一个新的动向,就是大家对水墨不断地关心,这个可能是和整个我们经济的发展,民族自尊心的增强是有关系的。但是这个问题,从我个人来说,水墨本身,我倒不是从民族主义角度看这个问题,我只是觉得水墨画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它是中国本身很特有的一个绘画状态,就像我刚才在研讨会上也说到了这个问题。怎么样来对待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大家在一个理论的层面上,先要把整个理论的问题,在绘画创作和背后之间观念的问题要搞清楚。从整个当代艺术来看,水墨画是直接受到当代艺术的影响,就是受到西方当代艺术的影响,很多水墨画现在已经从水墨画状态来看,产生了一个很多样化的局面,但是什么是真正我认为是比较中国的当代水墨画,这个问题确实是有待于代讨论。因为这个要和传统联系起来,常常联系是被割断,由于西方当代艺术的介入,刚才我在研讨会里也谈到了这个问题。

   王春辰:水墨问题大家基本上不认识它是水墨,如果是实验水墨,现在大家都不太讨论实验水墨,我知道很多艺术家不太愿意谈实验水墨这个问题,觉得这个已经是十年前的问题,十年前这些艺术家做的实验水墨,在今天来讲还是那样的状态,并没有像人们想象又进入另外一个发展的领域,大家觉得水墨问题在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问题,有时候会作为是中国的一个传统文化或者是本土文化,一说到当代艺术,水墨的当代性又在哪里呢?有一些批评家甚至有一些艺术家也不自觉地认为当代水墨就应该反映当代的生活,反映都市化,反映现在的生活,或者是转换为一种材料的应用,或者做装置,做其它的方式表现,相反把这个倒是看作认为是水墨的当代性,这个东西就像蒋教授说的又脱离了中国水墨文化的脉络,这个时候就陷入到了一个困境里边,到底是独立出来单看水墨,还是说一定要和当代文化联合起来,结合起来看水墨,这就形成在目前来讲没有很好地去解决的一个问题。李老师你怎么看?

   李建群:我对水墨画,我今天想问你怎么看水墨画吸取西方的影响,比如说光以前是没有的,我发现现在很多当代水墨画家,会表现西方光影、明暗的效果,你看着是中国的材料,是水墨,但是表现的视觉效果,有点儿像西画,你认为这个是典型的中国水墨画吗?是不是不那么典型了,变成的西画,西方人现在也在搞水墨画,也在模仿书法,有一些西方的艺术家画得像书法一样,这个是不是有一点趋同,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蒋奇谷:你刚才说得非常有意思,现在中国的画家画西方的绘画,西方的画家返过来画中国的绘画,上次我给一个老师看芝加哥学生的作品,他说中国的水墨画以后的发展要到西方,我觉得这句话很有意思,因为中国现在对中国自己的东西不是特别关心,关心的角度不一样,要不然就是非常传统,很保守,不断地重复、拷贝、临摹,对新的东西,有一种抵触,我不是说新东西不可以借鉴,包括光影,包括其它的东西,但是整个传达出来的系统和信息是中国的,这确实是有难度和挑战性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比如说我也看过一些画,有一些光影,有点点模模糊糊的,早期的画我看那些人站在山上,特别是中国的感受,但是后来变化非常大,有一些画光影方面比较重,这些东西可以值得探讨。

   李建群:后来有一些变得非常洋气了。

   蒋奇谷:有的时候可以非常洋气,又是非常中国,这是很值得探讨的。

   李建群:后来有一些变得非常洋气了。

   蒋奇谷:有的时候可以非常洋气,又是非常中国,这是很值得探讨的。

   JAMES:因为我个人的情况有一些不太一样,我对中国的艺术,特别喜欢我到一个画展里边去,如果有中国的艺术和西方的艺术同时存在,我会用同样的时间去观察,去欣赏中国的艺术和西方的艺术,但是这个情况在西方,一般情况下这个情况是非常少的,因为很多人不会在对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以同样的态度去关注,大部分是在关注西方的艺术,这个问题也是让人新奇的问题,中国的艺术要通过各种各样的途径去推广,因为中国艺术的内涵比较丰富,整个历史也比较长,欣赏的过程和欣赏的内容,背景、背后所隐藏的人文思想和哲学都是非常深的,对西方的人来说是确实很难用很短的时间来接受,这需要我们文艺工作者,我们的批评家,我们的水墨画家共同来努力的一个事情。

   蒋奇谷:在我西方生活的经历告诉我,日本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因为西方一般来说,我碰到的人特别多地是都是谈到水墨,但是他们所说的水墨是“日本的水墨”,而不是中国的水墨。中国自己觉得非常骄傲,水墨是我们的,但是美国人一说到水墨,是指日本的水墨,甚至很多人都搞不清楚问我“你是日本人吗?”确实有个问题,我们有大量的推广工作需要做。

   王春辰:这就涉及到怎么看中国当代艺术,大家不自觉地就把当代艺术的范畴限制得很少,一方面当代艺术跟国际,国外的有关,另一方面中国本土的东西又好像不是,形成了这样一个矛盾,这个东西可能更多地是要靠整个社会,整个艺术家或者是整个群体的认识,我们能不能对今天的艺术有一个新的认识,这恐怕不是三言两语解释清楚的,至少包括我们这次会议也是这样的一个努力,下面我们就欢迎下一组嘉宾进行下一场关于中国当代艺术问题的讨论。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高果果)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