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艺术 > 艺术动态 > 艺术评论

“中国当代艺术疯狂马拉松”第三场文字实录

来源:搜狐文化
2010年06月03日17:55
朝戈
朝戈

   朝戈:我们不担心时尚化,也不必要倡导时尚化

   何桂彦:由于时间关系,请朝戈老师抽最后的一个题板。“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尚化”,这个话题刚好跟咱们此前的话题形成一个反差,刚才谈到知识分子的体制化,以后朝戈老师谈到的,合理化、体制化的知识分子,另外也需要人文知识分子。这里边刚好也说到一个问题,讨论中国当代艺术时尚化的时候,刚好时尚化背后含着淡淡的去知识分子性,跟我们八十年代追求思想解放,理想主义、启蒙色彩、宏大叙事,那种时尚化在一种消费社会里产生的。宇宁你是年轻的学者,对时尚问题应该比较敏感,请你先谈一谈。

   腾宇宁:我想昨天在中际论坛上第一个开场就在谈价值判断的问题,就提到了很多流行文化、大众文化怎么样介入到当代艺术中间来,当时美国的学者在讲这个问题。时尚化,西方最近一直在讨论对于当代艺术价值判断的问题,不断地提出这个问题,我们经常看到价值的时候,就觉得还是从它更负面的意义、更消极的一面去理解、阐释它做出批评,如果延续刚才的问题来谈,中国的知识分子,昨天圆桌的时候也在讲,可能我们还没有进入到一个自觉性,像刚才谈到左安对于一个问题更加独立性的思考,普遍的潮流当中,所以我们还在回避一些问题。西方这些知识分子,包括去年批评家年会的时候,我们请了国际艺术批评家协会的主席,他也在谈个问题,就是说市场的意义和价值,以及对于这个文化促成了更大众化、更流行化,更趋向于时尚,有一个同样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的理论和批评都有所调整。在中国还没有到这一个方面,因为我们本身刚才谈的知识分子自我的建构还没有非常地完善。

   腾宇宁: 还没有遇到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时尚化对于我们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没有什么不好,就是更广泛地接受,不把艺术完全当成一种纯粹的精神寄托,或者是反体制的情绪,有时候就是作为一种需要欣赏,需要娱乐,或者需要被震撼的时候,也需要不断地去接受,像现在的卡通一代,在我们看来是很自然的,只是一个方面。我们虽然在学院里边从事着所谓比较精英化的研究和学习,同样对这种充满了设计感,卡通的时代感东西,它是一种很自然的接触的过程。所以时尚化这个问题是双方的,一方面是一个时代的选择,会有这个东西的出现,另外一方面不能因为推向时尚化,而不断地进行媚俗或者是什么这样的概念,它是一个双向的问题。

   何桂彦:我想西方美术史界、理论界有他们的看法,像托马斯•克劳,认为早期印象派到后来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波普艺术,其实有效地接纳了流行文化、大众文化的一些元素,用到当代艺术创作当中去,我想请周老师谈一下,如果在艺术史框架中,在当代艺术创作和时尚化的连续当中,咱们能不能找到一种内在的叙事方式或者是一些特点。

   周彦: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讲比较新,我很少把当代艺术和时尚挂钩这样思考问题,当代艺术,说现代艺术在我的心目中间总是和时尚和大众文化、大众艺术之间,不说是独立,就是“High art”就是大众艺术和时尚的文化,我的这种观念更多地还是一种比较传统的,就是现代主义的这么一种,比如说格林伯格的思维,或者是说传统的前卫理论的一种思维方式,总是认为现代艺术或者现在的当代艺术是一批精英知识分子的,或者是精英艺术家的一种高端的精神产品和普通的大众,和一般的这些大众的追求和趣味,应该是有距离的。或者是一种引导关系,大众文化、时尚文化应该始终是跟着经营的引领来往前走的。就谈到印象派最后变成一种西方的时尚,包括像波普艺术吸收大众文化的因素,而成为一种波普艺术的方式,我觉得如果是按照我所理解的现代艺术来讲,它还是一种有距离的引领关系。

  比如说我九十年代到美国去的时候,特别让我吃惊的是西方普通的大众追捧最多的艺术是什么艺术呢?我想高老师也有同感,是印象派。而且延续的时间非常长,不光是到八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比如说如果有莫奈,有马奈,类似这样一批的展览总是人数是最多的,排大队,票很难买到,甚至弄成“皇帝票”这样的效果,其实印象派刚出现的时候绝对不是一种非常时尚的,而是非常反传统的,而是和传统的学院艺术,和那个时候的写实主义完全是针锋相对的,但是到后来变成一种时尚,变成一般的中产阶级的趣味是一种引领和被引领。波普艺术,他们把新闻、报纸、广告的因素、插图的因素弄到波普艺术里边来,借用这些东西进来以后,实际上你说波普艺术是不是一种大众艺术?

   周彦: 比如说我九十年代到美国去的时候,特别让我吃惊的是西方普通的大众追捧最多的艺术是什么艺术呢?我想高老师也有同感,是印象派。而且延续的时间非常长,不光是到八十年代,一直到现在,比如说如果有莫奈,有马奈,类似这样一批的展览总是人数是最多的,排大队,票很难买到,甚至弄成“皇帝票”这样的效果,其实印象派刚出现的时候绝对不是一种非常时尚的,而是非常反传统的,而是和传统的学院艺术,和那个时候的写实主义完全是针锋相对的,但是到后来变成一种时尚,变成一般的中产阶级的趣味是一种引领和被引领。波普艺术,他们把新闻、报纸、广告的因素、插图的因素弄到波普艺术里边来,借用这些东西进来以后,实际上你说波普艺术是不是一种大众艺术?

   何桂彦:刚才咱们谈的问题你说的是另外一个,我是这么理解你说的时尚化是早期的现代艺术,这种精英随着大众的接受和时间的原因,成为一种大众化的艺术。消解了前卫性,被大家接受了。另外说的当代艺术时尚化,就是艺术的创作以及它的接受,首先初衷并不是精英主义的方式,而是为了跟市场、跟时尚结合起来。刚才你谈多的是两个方向,高老师你怎么看?

   高宣扬:我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我写了一本《流行文化社会学》,十多年以前在台湾出版过,后来在国内,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再版。我对流性文化、时尚没有采取否定的态度,我之所以研究是因为我觉得流行文化发生、发展到现在是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说明它里边包含着矛盾的现象,一方面是地有商业化的倾向和色彩。另一方面表明现代化艺术越来越成为人民大众一种深厚的内容,这本身并没有什么否定的意义,而是有很积极的意义。周先生提到的,我宁愿更多地用当代艺术跟流行文化之间存在着一种难以避免的紧张关系,这个紧张关系是他们有一个距离,不断地发生变化,进行交流,也是有利于当代艺术的,在某种意义上,当代艺术本身也是属于流行文化的一个范围。

   高宣扬:比如说美国很著名的猫王的歌唱家,一开始就是作为一种流行歌唱家,就是一个时尚,很快就成为一个歌星,我们说的歌星不只是流行的对象,崇拜的对象,而且他真正地把音乐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因此流行文化本身也具有着从低级到高级,从高级到低级这样不断循环的过程,这个过程在现在的情况下,为什么会存在流行文化,因为跟现在社会的条件、商业条件、媒体条件,全民运作的条件等等这些新的因素,使得流行文化能够普遍地开展起来,传播开来。我刚才在说,它本身是一个悖论,是一个好现象,又是一个坏现象。问题就在于它跟当代艺术的关系也是很复杂的,所以不能够很简单地把一个流行文化看作是跟当代艺术有什么间隔,因而就把它看作是不应该,不承认当代艺术和流行文化之间有密切的关系,甚至有的时候是穿插的关系,我觉得是有的。在这个意义上当代艺术正好推动了流行文化的发展,流行文化的发展本身也推动了当代艺术,我们回顾一下五十年代的历史尤其是这样,从音乐、舞蹈到绘画、雕塑都是这样的。我的观点是这样的。

   何桂彦:高老师你谈到一个流行文化不仅是一种文化,还有生产机制、权力机制,还有流行文化自身的一个更新能力,在这个更新的过程当中也是积极的或者是具有某种权威性的。

   高宣扬:本身不断从上到下,从下到下,不断地循环。

   朝戈:我们在生活里很时尚化,你感觉那种眩目给你带来的幻想,或者是不断更新的东西,对我们这代人也是有吸引力的。这个时尚化是充满了我们现在生活的所有空间,本质上来说我们学者都被时尚化了。

   朝戈:这里我要提的一个问题是我们不担心时尚化,也不必要倡导时尚化。时尚化不断地要推出新的产品和新的感觉买给你,让你享用,这是一个政治社会达不到的,必须是消费社会,大资本主义到了消费社会要有这个动力就不断地推动,你也消费,我也消费,穿更新、更时髦的衣服,然后有快感。我的问题是我们作为价值观判断,这个流行文化,我也愿意听到唱歌的时候出现一种新的声音,已经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常量,就是我们不用推广,它自己就很有市场,它会发展。这里我提的问题,比如我自己的身上,我认为我对艺术和时尚优两种渴望:一种渴望就是希望变化,我也希望能够有新鲜感,环境、生活的内容有新鲜感;还有一种就是人特别固执的愿望就是不变,就是人渴望永恒。

   朝戈:我在服装学院做讲座的时候,谈了有点相象的观点,就是我们理解我们时代的青年,当时我拿了一个图片,是我偶然发现的一个审美体验,就是拉美七十二世被挖出来以后,他的生活用品都在那儿放着呢,床、凳子等等。这个产品有一个什么呢?就是它永远好好,永远是时尚。我们现在所说的“时尚”,就是女性新的衣服,新的眼镜,我们再过五年,甚至十年之后,就会觉得它已经陈旧了,不能再回味了,它已经完全过时了。这是我对“时尚”的一个看法,如果艺术也变成这样,艺术就变成了一个“过客”,真正的渴望,一个艺术家真正的渴望是永恒,永恒是什么?就是你能不能找到永远好的东西。我自己的艺术实践一直在找,我们没有搞时尚,我相信时尚已经没有障碍了,但是我要在这个不断变迁的世界里头找到不变的事物,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整个世界都是我的阻力,不变的是什么呢?就是人类有一个对一些终极问题的考虑,对一个生命本质的探讨,对存在更深远的渴望,这是我认为和时尚问题对立的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我认为我们对时尚没有太大的担心,时尚好像一个很大的波澜,把社会都要消解掉的时候,我们更关心它的对立面的问题,我们不担心它的传播,这一点是我自己给大家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时尚的艺术,它的过时是很快的。

   高宣扬: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在哪里,流行文化和时尚是包含着运动和顺时间的矛盾在里边。我研究这个问题,最早时尚的产生,一开始就是从一个高贵的,高级阶层,精英分子创作的东西慢慢传达给老百姓去追求,一开始都是从高到低传播,再重新地流通,所以时尚这个东西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只看到它表面的运作方式是瞬时的变化,实际上在瞬时变化的过程拿出非常永恒的动力,永远创作的动力,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

   朝戈:这里边有一个什么呢?时尚化的东西换一个时间再出现,我看到一个意大利的波普艺术家,我一看他的衣服,永远是在六十年代,我就觉得这个艺术怎么那么陈旧。

   高宣扬:有时代性是非常正常的。

   朝戈:我又看到亚述艺术,它是根本不过时,有强大穿越时代的能力,我会对这样的艺术刮目相看,这是我对整个现代艺术的一个看法。

   腾宇宁:稍微补充一句,因为我觉得这个提法里会含混一个概念,因为周彦老师刚才谈的可能是当代艺术的作为实验性、先锋性的整体概念,我后来在谈的很多问题是当代的,正在发生的艺术创作和时尚的关系,是我们后来在讲的这个问题,可能这里边会有一定概念上的含糊,夺一个提示。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高果果)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