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艺术 > 艺术家

80后艺术家高瑀:做“中国茅台”一样的指标股

来源:《TimeOut北京消费导刊》
2010年11月24日14:11
高瑀
高瑀

  在星空间代理的艺术家名单中,高瑀的名字最能让老板激动。不过不管他的熊猫GG多么值钱,高瑀还是按照一年一展的频率匀速进行着,他说他现在能这么红,八成是因为运气好。

  星空间正在布展中。高瑀也从重庆来到了北京。自从8年前发明了自己这只有暴力倾向的熊猫之后,高瑀就变得异常忙碌。作品大卖,《打虎》过百万,“熊猫小堂”中多元开发…… 高瑀到底想要干的是什么,似乎是很多人想要问的问题。

  最坚强的泡沫

  新展中,高瑀又从他著名的熊猫GG形象中剥离出了两个新的形象,“这是我从2006年就开始设计的一个类似于文字游戏的方案, 如果把panda(熊猫)分开,它就可以被写成 Peter Pan和Dada。 从这两个词组中不难看出, 它们都是反正统世界,反成人秩序的代名词。而这,也正是我想表达的。”

  这一系列作品中,高瑀为他的Peter Pan们找到了一些绝佳的“剧本”,画廊的工作人员戏称它们为“山寨名画”,倒也不足为奇。像《老狼请客》这样经典的上世纪80年代中国传统动画,经过改编也被高瑀搬到了他的画布上。这幅名为《最坚强的泡沫》仿佛在讲述他的成名史:熊猫GG客串维纳斯从海面娓娓升出,老狼携兔子徐徐飘过,贼精的狐狸则早已在岸上伺机多时。高瑀笑谈他给每个画中的动物都找了一个现实中艺术界人士的名头,如狐狸是奸诈的艺术品商人,兔子则像受拥有主流艺术话语权人“挟持”的艺术批评家们,跟着老狼到处跑。而高瑀,自然是人人想拥有的熊猫GG,他也是那颗最坚强最幸运的所谓的“泡沫”,升到现在市值不断放大,倒也还算是单纯大男孩一个。

  毕竟是有理想的年轻人,高瑀的谦虚让人意外,格外强调当初自己只是“混口饭吃”,当愤青太沉重,做普通人又对不起自己的天分,还是成为一个在做事情的社会青年最好。悉达多的故事被喜爱古典文学的高瑀兴致勃勃地又讲了一遍,局外人心态也被这位少年有为的艺术家上下玩儿转。

  “扔雪球”,确保掷地有声

  不可否认,星空间对其合作的数位艺术界“小星星”的多年打造的确是不遗余力。高瑀因为“赶上了那个年代”,成为了最幸运的一个。当初形容自己为一只可以被看好的潜力股的高瑀,现在的目标是做“中国茅台”一样的指标股,“茅台就像中国的可口可乐,股价虽高瑀却可以长期持有,”高瑀半开玩笑地说。2004年,组画《长在红旗下》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中以近20万港币的价格成交,从此,它的作者日渐成为亚洲艺术市场上当之无愧的“童星”,这之后他和他的熊猫GG被不断开发,直到今年和著名洋酒品牌Absolut的过千万合作,高瑀彻底闯了出来,在这个泡沫四溅的时代,扔出了一个拥有巨大利益的“雪球”,供经济学家和艺术批评家们研究、声讨。商业也好,艺术也好,弥散在这两者之间关于“跨界”的讨伐太多,把它说成“合作”,也许更低调,也更契合,品牌有眼光,艺术家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不专业,就先逗乐儿

  三十而立。作为一名年轻艺术家,高瑀的故事已经被太多人传播和艳羡。作为故事的主角,高瑀一直秉承着“把时代交给你的事儿干好”这一职业操守,“我是歪打误撞过来的,心态上也一直比较平和,人生就是这样,红和不红你都控制不了,你努力了半天,最后发现其实作为一个个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所以我觉得,只要把这个时代、社会,甚至咱们说这个‘游戏’对你的要求完成,你就算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不过,高瑀的商业价值让他的名字成为了一种“声音”,他也希望利用这个“便利”去做点事情,“艺术家在广泛的社会生活中还是小众的一群人,有时候他们的话语权还不如一个三四流的主流小明星,不过他们的娱乐价值观导向对公众的正面、先进的影响非常有限,所以艺术家有必要走到台前来,分割公众眼球,发出有益的社会声音。”

  这是高瑀为他正在策划的一档网络谈话节目做的铺垫。他不怕别人说他不专业,因为他还有艺术家的名头,他也不想成为主流趣味,因为他觉得那就会像“宋祖英上春晚”……

  十句话太多,一句话让你开花结果,高瑀不是一般的幸运。

  “当一陈绮贞就成了。”

(责任编辑:高果果)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时尚文化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