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搜狐文化-搜狐网站
艺术 > 艺术动态 > 艺术视频

视频:把美术馆带回家——张晓刚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29日15:49 我来说两句  | 来源:搜狐文化
您的播放器版本过底,无法观看高清视频。系统正在升级,请不要关闭浏览器

今日美术馆十年公益活动:把美术馆带回家——世界美术馆里的中国当代艺术 张晓刚访谈

  主持人:今日美术馆是国内比较成功的一个美术馆。它担当的艺术传播责任也是比较重大的,以几年前制造的今日美术馆和现在他们这么长时间的发展过程中,看到了哪些一步一步前进的方向?
    张晓刚:我觉得刚开始,可能因为他们是国内很少的几家私营的美术馆来做艺术,尤其是关注当代艺术。所以,刚开始大家对它不是特别了解。那会儿做的展览和现在没有办法比。但是从一开场的第一个是方立军的个展,从开场的第一个亮相开始,就注定了今日美术馆要成为当代艺术在北京最重要的一个展览的集结地。因为大家对中国美术馆已经很失望了。尤其做当代的这一块又没有一个比较大家公认的美术馆的形式。今日美术馆刚好充当了这样一个平台,非常成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到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你在当代艺术圈里面,你成功的标志之一,你就应该在今日美术馆,尤其是在今日美术馆的一号厅做过个展。这个无形中成为了一个标准。这是很不容易的。
    主持人:既然今日美术馆引起了很多的关注。美术馆和博物馆他们的艺术精神、方向上有什么不同?
    张晓刚:严格讲,博物馆主要的任务是收藏。而且是偏传统的东西。美术馆比较关注的是当下的东西。而且有的收藏,有的不一定是有这个功能,他主要是展览,主要是推广和研究、分析当下文化的宣传。当代美术馆的特色应该是这样。如果它的资金够,它也收藏。因为西方很多美术馆的收藏也是非常厉害。而中国情况不太一样。中国现在最有意思的是最好当代艺术的收藏都在私营的美术馆。这是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的现实。
    主持人:美术馆是不是应该强占艺术的先锋性,探索、实验的精神。但反而在中国是民营美术馆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好。
    张晓刚:真长期以来我们国家的美术馆,所谓政府官方的美术馆他们的功能更多的好象也不负责收藏这个时代的精品,也不负担推出这个时代有代表性的展览。他们的定位和价值系统有时候真的有点混乱。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体制的原因。其中有好多展览,但是中国美术馆更多的是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些你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展览,它好象更多的起到普及的作用。而不是说对当代的比较优秀的文化做一个推广。这个挺遗憾的。这个时候民营的美术馆他们反而没有这些拘束,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今日美术馆在目前来讲是做的最彻底的一个。一个美术馆能做很多实验性的展览,这其实要体现出一个作为美术馆的经营者对文化的基本的态度。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今日美术馆他能够成为当代美术一个重要的平台,是跟他们对文化的基本态度有关系的。
    主持人:今日美术馆被认为中国民营美术馆的先锋者。在这方面,您也到处看过,整体的现状是什么样的?
    张晓刚:第一,还是少。有的说是美术馆,但主要还是做收藏的,他展览的功能比较弱。最早成都的上合美术馆是我知道的第一个跟当代艺术有关的民营美术馆。可惜它的寿命比较短。但是它做了很多事。第一,它收藏了中国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第二,它做了一些跟当代比较相关的很重要的展览。这好象是开了一个先河,但是由于时代的原因,没有走太远。这么多年下来以后,我看到的民营美术馆。目前来讲我觉得今日美术馆是走的最成功的一个。民生美术馆因为他才几年,民生美术馆也是雄心勃勃的一个美术馆。很多人也对它寄予厚望。目前来说还是今日美术馆走的最远、最深入及
    主持人:在整个艺术链条中,美术馆一定是一个重要的环节。是不是这些国家的美术馆在文化领域中的贡献,或者它的专业与否,跟整个国家的形象、社会经济发展、人民的认识是同等的体现?
    张晓刚:那肯定,如果一个国家连美术馆都没有。你可以想象这个国家的文化是到什么程度。尤其在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文明古国。有几个美术馆?现在我们国家缺很多美术馆,包括当代美术馆。历史博物馆,这些都很缺。我前一段时间去看了故宫,我非常失望,这是代表了我们国家,别人到你国家来不光是看你有多少高楼,不是看你的国民收入数字有多少。他还要看你的文化,他怎么看你的文化?要通过博物馆,博物馆是浓缩你这个国家历史、文化集中的地方。所以一个国家的文化的象征,首先他可能就在博物馆里面。你到每一个国家,他们到国家博物馆的态度你都能感受到这个国家对自己文化的尊重和推广。但是很遗憾,我们国家在这方面做的很不久。所以到了故宫去看的时候。第一,那种设计就让你失望。变成了一个仅仅是旅游的地方。你看不到很多好的东西。可能他陈列的方式也有问题。所以你没有觉得那真的是我们的国宝。这样一个国宝级的博物馆,你的文明怎么样,几千年的东西怎么体现它。你去看了以后没有自豪的感觉。还没有到台北故宫,台北故宫他真的是把它当国宝养着、供在那里。我们很难体会到这一点。这非常遗憾。历史博物馆,我不理解我们国家为什么没有历史博物馆,一个国家的历史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是我们看不到,我们的孩子通过我们的博物馆看不到这个国家、民族文化的历史。故宫也不告诉你我的历史有什么,他只是说故宫的藏品有什么。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明怎么发展过来的。经历过哪些风风雨雨,他有什么成就、有什么贡献,没有一个这样的历史博物馆。我们从小到大上的历史课,都是断断续续改了又改的过程。一个国家的博物馆连一个完整的东西都没有。这个特别遗憾。这一点也是印象特别深,你到任何一个国家去看,他们首先两大博物馆,一个是历史博物馆,一个是国家博物馆。这两个博物馆是国家支柱型的文化产业。但是我们在这方面特别少。美术只是文化里面其中一个物种而已。
    主持人:中国的GDP在世界上很高,军事各方面的能力很强。包括文化中的很多方面,音乐厅、美术馆、博物馆比较少。您如果对比的话,中国的GDP经济这么高了,但是美术馆还处于这样的阶段,这种落差,这种强烈的对比是属于什么阶段?
    张晓刚:我很难形容这个差别。一个家庭里面,很有钱的一个家庭里面,但是他们可能不懂得怎么穿,不懂得怎么吃、怎么用。钱也不知道怎么花。所以中国人现在在国外狂买一些名牌,西方人一边很高兴的把中国人的钱赚了,一边还骂你,看不起你。这不是他嫉妒你的钱有多少。你去花费是很高兴的事。这体现的就是他觉得你没有文化,他不会尊重你。一个民族,如果你给人的感觉,你的文化档次比较低的话,你再多的钱是买不到尊严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尊严,在冷战时期是靠核武器来支撑。在今天在和平年代还是靠文化,如果你的国家没有这个素养,你自己对文化都没有起码的尊重的态度,你没有自己的推广,你要让别人屈尊中你,很困难。
    主持人:日本也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亚洲有着很强的购买力,在西方消费。是不是中国这样的文化环境里面,很多人对奢侈的概念发生了转变。中国是一个可以暴富的国家,可以突然之间变成所谓的新贵。但是对新贵的词却没有一个真正的理解。很多人就觉得你有什么包、什么车,可以满街走。我可以跟西方欧洲的贵族们一起共谈。我们对这个概念的偏差,以及不自信带来的?
    张晓刚: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遗憾。中国本来是很有文化的一个民族。文化传统一直延续下来,到今天他同样是有辉煌的。但是文化素质很低下的表现等等,我也不知道它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觉得跟教育还是有关系。60岁左右的人受的教育,跟共和国教育一起成长的人。他的教育里面肯定没有关于毕加索的概念。本来中国人有钱了是好事,大家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挺好的。而且经济给中国人的确带来了很大的自信。但是,你怎么样把经济能够为自己的民族、国家能够增添更多的东西,而不是说满足一下你有钱那种简单的欲望。这也需要文化。但是也不能说他们天生就没有文化。中国人本来是有文化的,但是教育上没有那么看重这一点。我们的孩子从幼儿园到上大学,包括学美术的人,他要不考美院的话,他对美术的知识几乎等于零。所有的关于艺术的知识都集中在艺术院校里面。所以有人讲,我们很多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在美学、艺术方面的教育相当于幼儿园的级别。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去谈我收藏了毕加索就是我的荣誉或者怎么样。这个很难。
    主持人:奢侈这个词在您这一块怎么看待?
    张晓刚:奢侈原来在我们以前的心目中都是资产阶级玩的东西,是贬义词。时代变化到现在,觉得它是很精贵的概念。艺术品肯定是奢侈品。他不会给你带来直接的物质的享受。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享受。所以它被归为奢侈品。但是我觉得艺术又不是奢侈品。从物质层面上来讲,它是属于奢侈品。但是从精神层面来讲,它是生活里面不可缺少的环境,应该是日常用品,在你的精神领域里面。这一点西方比我们做的彻底。说到博物馆,刚才谈到博物馆其中有一个功能就是教育的功能。我前天去了我们国家最高级别的美术馆。我很少看到有老师带着学生在那儿上课。我很少看到。这也不是老师的责任,因为学校、老师没有这种安排,学校哪有时间安排你去美术馆上课?尤其是面对原作上课?中国学生从小到大满脑子都是应试的想法。把考试应付过去就完了。这样一个教育环境里面,艺术和人的关系,自然而然变成一种很奢侈品。这个奢侈品的概念在中国人的理解中还有一层含义,就是不太了解它是什么。它很神秘。你用奢侈品可以把文化让人费解的东西给涵盖掉。奢侈品不一定要懂它,你只要知道它的价值就行。
    主持人:刚才从奢侈品谈到了审美、教育。我们提到艺术与文化之间的关系。艺术家的创作,为社会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它的价值?
    张晓刚:艺术从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艺术顶多解决艺术家自己的一点问题。如果它成了商品,它可以帮助家人过的好一点。如果它成为不了商品,它什么都不是。如果它成了精神产品,它开始被人接受,能够展览,它可能有一些教育的功能,或者是有一种心灵上沟通、精神上互相的交流,可能有这样一些作用。但是很难有什么直接的作用。艺术改变不了生活,改变不了社会的。我从来没有觉得艺术有那么大的功能。所以过去我们的艺术很惨,被弄成工具。好象一个原子弹一样,你可以用这个作为一个武器去打击敌人,我觉得就是把他的功能给夸大了。艺术没有那么大的功能。艺术是和人的精神和灵魂、心灵发生关系的一种媒介。而这个媒介,你没有它也一样可以活的很好。事实就是这样的,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知道艺术是什么,但他会活的很幸福。你到了一定的层次了。你知道艺术是什么的时候,它就成为像毒药一样,你一旦爱上了艺术,你就离不开它。它的作用是这样的。如果说它对社会有什么用的话,那就是毒药的作用。但是我这个毒药是打引号的。文化艺术对人产生的影响就是这样。你感觉不到它的直接的作用。但是它会在你身上扎下根,会影响你的思考、判断力。
    主持人:我今天问到的一个总结,还是考大学的时候,还是什么时候认识到的?
    张晓刚:我慢慢悟到的,你选择做一个艺术家的时候,你就要想清楚。我决定我要做一个艺术家的时候。家里面或者以前的朋友都觉得你疯掉了。因为艺术是不可能给你换来饭吃的。你可能会很穷等等。这是过去父母反对子女学艺术的最基本的理由。尤其在那个年代但是时间长了,你学艺术,开始进入到艺术领域里面以后,你出不来了,你没有办法。你会相信艺术胜过相信生活中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它会改变你的人生观。这个人生观,好想你只要有了艺术这个东西,生活中的很多东西都可以放弃。这是艺术的魔力。最极端的是当年的19世纪那些艺术家。凡高,他们是把生活和艺术对比起来看。凡高,他觉得生活中如果太舒适、太享受,艺术上你就死亡了。他觉得艺术就是对生活的背叛。高更这样的艺术家,他就觉得如果你要追求艺术,你必须要放弃你美好的生活。他们非常极端。今天大家不会这样看问题,今天大家觉得艺术会给我们带来美好的生活,会让生活更幸福、更有意思、更有价值。更让人追求精神的境界更高。但在那个年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年代的人像宗教狂热的信徒一样,他们会这样看待艺术。但是我觉得是不是今天这个感觉就没有了呢?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讲,我觉得还是应该相信艺术是一个神圣的东西,还是要有一点敬畏心。如果对文化、艺术没有一个敬畏之心,那文化艺术就没有什么价值。也不可能把这个事做好。因为我们几十年下来,为什么我们国家对文化、对艺术没有认真的对待,我觉得就是缺这个东西。缺对艺术、对文化的敬畏。
    主持人:刚才说到艺术可能解决不了社会的问题。但是艺术和大众的关系?
    张晓刚:艺术和大众的关系,看什么样的艺术。从当代艺术角度来讲,玻于斯,安迪诱惑他们一直在强调艺术是大众的。翻译成我们国家的说法,他们是最早让艺术为人民服务的人。他们理解的艺术。甚至玻于斯觉得人人都是艺术家。反对的是专业的、学院的艺术。安迪诱惑是直接用生活中的元素创造艺术。包括现成品什么的。看你怎么理解艺术和大众的关系。我们国家始终把艺术当做精英化的东西,或者是阳春白雪的东西,感觉老百姓不懂艺术。他跟大众始终有距离。尤其谈到艺术和大众的关系的时候,好象大众更需要娱乐,而不是艺术。所以我们的大众文化更多把它描述成一种娱乐文化。这也跟宣传有关系。在古代的时候,没有这些概念的时候,艺术和大众的关系是什么?如果在两宋时期。好象艺术家不是大众中的一员,其实他们那会儿处理的很好。那会儿的人人人都爱艺术。有钱人一定想办法去收藏这些文人的字、画。但是后来慢慢就变掉了。这个关系慢慢变成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了。可能过分的去强调大众的无知和艺术的工具化,导致了艺术和大众形成一种对立的关系。其实我觉得艺术家也是大众的一分子,你不能把他们和人民分离开。他的所有的情感、所有的思维都是人民的一部分。所以不应该把他分离开来看。他缺乏一些中间的功能、桥梁。像美术馆、媒体,教育等等。不是说艺术怎么为大众服务,而是说我们怎么样从教育里面去体现艺术和人的关系。角度不一样。
    主持人:艺术最怕成为什么工具,最怕成为某种权利象征等等。最近一个财经的艺术与权利榜遭到了各方的讨论。首先您觉得艺术和权利是放在一起的,您是怎么看的?
    张晓刚:艺术和权利,它好象象征着地位、贡献。权利我们可以理解为掌握权利的人,而不是说给了你这个权利。是他颁发这个奖给了你这个感觉。他们希望能够拥有这样一个权利。这个权利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让这些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人获得应有的荣誉,因为国家不会来给你颁发这个奖。艺术财经他们希望能够坚持下来办法这个奖。另一方面,当你在文化上做出了贡献以后,你就拥有了话语权。这也是一种权利。字面上理解的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您觉得艺术应该标榜什么?艺术是不是更标榜自由精神、自由性。而不应该受到宗教的影响?
    张晓刚:每个人对艺术的理解不一样。有的人觉得艺术是一种权利,甚至是一种工具。有的人认为艺术是可以改变社会的一种方式。现在艺术和资本结合形成一种权利,体现了艺术的可怜,艺术在每个时代总会跟那个时代发生关系,这种关系都是附属的。如果你会跟这个东西结合在一起。好象你的作用就没有了。比如说你在文革时期必须和政治发生关系,你才有艺术相应的地位,才有你的价值。如果你跟政治不发生关系,你的艺术就是毒草。到了今天,好象必须得跟资本挂钩,你不跟资本挂钩,你的艺术就是一个垃圾,你什么都不是。但是一旦和资本挂钩,你就成了奢侈品。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艺术是挺可怜的。艺术每一个时期都附庸于一个主流价值观。不能形成一个主流的价值。我作为一个艺术家觉得艺术应该是独立的。艺术的独立的价值是不应该被其他的价值去垄断的。这也是我一直比较追求的艺术的价值。首先它应该是独立的、自由的。
  
  

(责任编辑:高果果)

精彩视频

视频:日美军演航母战斗机群演习“离岛夺回”width="100"

军演日美双方共投入4.4万人,其规模是美韩军演的6倍。日防卫大臣北泽俊美说:“考虑周边安全保障环境的变化情况,演习不针对特定国家。”…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