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百万网民评选城雕 行使文化公民权


编者按:

不知从何时起,中国城市的雕塑变得让人们越来越不明所以:这些雕塑或者太过前卫抽象,让市民不能理解其含义;或者极其丑陋,让人不忍直视。搜狐文化、搜狐艺术频道从城市文化、视觉审美、公共空间角度出发,评出“2012全国十大丑陋雕塑”。名单一问世,对曝光公共空间丑态拍手称快者有之,急于澄清雕塑已拆的公共部门有之,自诩阳春白雪的不屑者亦大有人在。

这些丑陋雕塑的建立,一方面考虑的是官员的“政绩”而立的“面子工程”。另一方面,关照的则是艺术家们孤高并“脱离”于群众的“孤芳自赏”。公共雕塑到底有没有、该不该有衡量美丑的标准?除此疑问之外,真正造成审美裂纹的,还在于公共雕塑背后潜伏着的一条灰色利益链……[我来说两句]

丑陋雕塑之乱象丛生

        城市雕塑安放在城市的某个特定的空间中,应与安放的环境空间协调和谐互相衬托,从而达到提升城市文化品位和环境美的作用。另外,要能让人觉得雕塑的每个不同面都很有欣赏和审美的看头。可是,这些年来新建的一些城雕作品中,却有一些只从正面或作者所说的“最佳角度”去看还勉强可以,从其它任何一个角度去看却缺乏美感,令人倒胃口的作品,几乎在全国许多城市都可以看到并且屡屡成为人们的笑柄。

       今年8月份,乌鲁木齐市区一处新落成的高18米的雕塑“飞天”引发广泛争议,网友称其“吓人”“毁坏市容”,很多网友到场参观、“膜拜”。对此,主管方人民广场绿化管理处回应称,该雕塑寓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专业水准很高,但并未平息批评之声。不久后该雕塑突然被拆除运走,主管方称原处将重新种植花草。

       在由搜狐文化、搜狐艺术发起“2012年十大丑陋雕塑评选”中,从广西桂林的“扶老”雕塑到河南郑州的“流氓猪”,人们纷纷吐槽这些造型奇特、让人困惑的雕塑。面对这些雕塑,人们不禁发问:是谁让处于公共空间内的雕塑与城市垃圾划上等号?这些颇具非议的造型究竟是怎么通过立项,然后出现在街头巷尾的?在公众共享的公共空间内,手握生杀棒槌的决策人到底是否具备足够艺术素养?……[详细]

这对卡通猪是广场上众多石雕群中的一对,立于郑州地标建筑“中原福塔”门前的正中央。该石雕常被小朋友们骑上骑下,猪的后背已被磨成了黑色。把这样一对衣着暴露的“流氓猪”摆在大庭广众之下,并且被孩子们骑来骑去实在不雅。

丑陋城雕影射中国美术界患自闭症

        中国美术界罹患先天性自闭症已久,以至于无论前卫还是后卫,无论古代还是今天,无论身居高位的大师还是初出茅庐的学徒,也无论搞什么名堂玩什么花样,都很少不是美术圈里的自娱自乐行为,一切钟鸣鼓振、车水马龙、高头讲章和风光排场都局限在美术界藩篱之内,不但与寻常百姓的茶饭日用无关,也与普通大众的审美娱乐生活无关,也就自然无法引起普通民众的关注,更不可能听到民众表达意见的声音。而这种局限于圈子内部的长期自我评价现象,必然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既没有公信力,也很难获得大众传播效果。

        早就有媒体质疑当下中国社会中各种美术大师满天飞的现象,其实与阿猫阿狗类大师们相匹配的,正是美术评价体系中自娱自乐加自说自话的不良现实。没有抬轿子、吹喇叭或者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评价体系,哪会有那么多名不副实、以次充好、丑陋不堪的美术品招摇过市?

       应该说,这样一种对内不对外的美术评价惯习并非全无用处,否则它也不可能如此持久和稳固。事实上,对于美术圈内活动——如全国美展、各种双年展、各种团体展、个展或类似业内活动,专家+领导+专家领导进行评价的方式是可行的,因为此类美术活动多局限于美术馆、博物馆或其他室内展馆里,是墙里开花墙里香,与墙外世界没大关系,当然也就不必要听取墙外公众的意见。况且公众对此也不会有意见,有哪个白领或蓝领或其他什么领们会闲着没事对与自己完全无关的他人自娱活动说三道四呢?

       只要美术活动是在美术圈内部,只要美术作品是服务于上层社会的奢侈品,那么不管是领导行使评价权力,还是专家学者行使评价权力,或者是美术家自说自话,都是可行的(虽然也有点可怜),也都是合理的。但对另外的美术类型——公共艺术的评价就不该这样。[详细]

公共艺术不是为显示个体价值的鹤立鸡群,而是为唤起群体化的相互感应,社会共有的判断美丑事物的法则由民众共有情感所构成,公共艺术创作必须依此法则行事,否则就难免被大众所唾弃。

丑陋雕塑背后的权利审美

       一、“公共空间”的模糊属性为丑陋雕塑的出现提供便利

        由于“公共空间”本身范围宽泛,所以决策流程也各不相同。“首先这些城市公共雕塑都是地方项目,不必通过国家城雕委报批,其次就要看雕塑具体树立的位置,如果是宾馆、商场、某商业开发小区的小花园这些地方,那就属于地方城雕委管辖的模糊地带,一般就是这些商业单位的开发商自行决定。”全程关注了此次评选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造型艺术家对记者分析。

        如果是在绿地、公园、车站等公共区域,理论上应该由地方城雕委统筹,“正常的流程应该是各级政府管理部门有意在某个区域引入公共雕塑,然后公开对设计和工程进行招标,实际操作不乏暗箱操作,没有所谓比件的过程。”

        二、城市缺乏对雕塑的总体规划审批的严格制度

        许多城市本身缺乏针对城区雕塑总体规划审批和管理的严格制度,再加上没有过硬的评审团,所以城市雕塑从立项到上马显得相当随意。“各地应该成立常设机构来把控门槛,但现在我们国家处于城市化建设进程的中途,许多城市急于造城,并没有在‘上层设计’方面理顺机构,所以造成拍板人往往是外行人。”相关人士对记者坦言。

        在中国,多数城市并没有成立包括城市规划师、雕塑家、建筑师、风景园林师、美术师等各种工程技术和文化人员在内的专家评审团队,也没有制度性的遴选机制,城市公共区域造什么雕塑常是一两个官员“拍脑门”的事。

         三、长官意志的独断专行是城市雕塑屡出问题的根本原因

        有的长官认为自己是什么都懂的“全才”,不把雕塑家放在眼里,有的长官虽然表面上装得很很“尊重专家”,但实际上一票就可以否定十几位专家评审雕塑设计方案的集体意见。有些领导不懂雕塑专业知识,却从各个方面规定了条条框框,迫使雕塑家必须按照他们的思路和想法去做。按长官意志办事,不但在创建豆腐渣城雕时要花大量钱财、人力和物力,而且在拆除“豆腐渣”城雕的时候,也要花费大量钱财,造成了双重浪费。

        策展人顾振清说:“在国际上好多国家有公共雕塑的产生程序,而在中国某个人的小舅子可能就把这个雕塑给做了。”顾振清认为,公共雕塑应该加强学术干预,真正实现学术独立,真的可以否决、可以支持艺术家的方案。“当雕塑不是一个雕塑家,不是艺术圈或者公众能够参与评议的时候,那么行政权力就成了这种雕塑丑陋现象滋生的温床”。[详细]

“公共空间”的模糊属性为丑陋雕塑的出现提供便利。

城市缺乏对雕塑的总体规划审批的严格制度。

长官意志的独断专行是城市雕塑屡出问题的根本原因。

丑陋雕塑养肥了谁?

        一、雕塑家转借证书坐收利益


        “政府的这些公共空间的设计工作大部分是交给高校、国有单位来做,也有一些是委托知名雕塑家设计公益作品。”香港设计师协会顾问、知名设计师韩秉华对记者直言,有些设计师对自己要求不够高,在巨大利益驱动下,潦草交差。他们把城雕创作当作捞取大量钱财的手段,为了多承接和承包城雕业务,与主管雕塑的官员互相勾结,共同垄断雕塑业务。为了快出成果而缩短工期,这样制作出来的雕塑作品往往粗制滥造。于是就出现了各行各业为争夺雕塑业务,而“大干快上”,“人人都可以成为雕塑家”的咄咄怪事。

        毕业于一家全国知名美术学院的雕塑造型师孟先生则告诉记者,他读书时就曾接手过一位老师的城雕工程,“凭借高校身份,一些教授常常能承接到雕塑工程,自己做不了就转包给学生去做。”更有甚者,有些拥有城雕创作资格证的雕塑家还将证书转借给所谓 “雕塑公司”,坐收利益分配。

        二、城雕造价暧昧为权利机关大开方便之门

        许多城市公共雕塑还是超大工程,由于每一尊雕塑本身体量不一,材料价格差异巨大,更存在利益输送的可能性。“城雕价格没有具体定额,就存在行业潜规则的可操作性,雕塑本身的造价又很难算清,为有权力支配资金的人开了方便之门。”深圳雕塑院院长孙振华也坦言。

        以安庆市小城潜山县为例,日前竖起一座更加籍籍无名的所谓“皖公”巨型雕塑,声称豪掷了600万元;位于镇江丁卯桥路运河广场的大型雕塑“运河之母”更是耗资700万元。记者获悉,襄阳市汉江旅游风光带夜景亮化工程中建成的郭靖黄蓉像,底座6米×6米、高4米,采用铜铸内发光技术,号称花费也达到了100万元。[详细]

雕塑家转借证书坐收利益。

城雕造价暧昧为权利机关大开方便之门。

谁该为丑陋雕塑负责?

        网友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那些雷人雕塑应该怎么办?跻身“十大”榜单中、被网友大呼“吃不消”的雕塑几乎都出现在迎来送往的热闹街市。丰臀肥乳姿态不雅的昆明“裸女”雕塑就竖立于大观公园西区,是“昆明首届国际雕塑节”遗留的产物;位居榜首的“生命”雕塑造型抽象,被网友认为缺乏“美感”,则安置在武汉市区居民密集的街心公园......

        事实上,城市公共场地上的城市雕塑的设立和选用都必须通过一定的审批程序。在每个城市的规划系统内,都有一个城市雕塑管理办公室来专职负责城市雕塑的审批。不过,理论上城市规划者在规划的同时就应该把城市雕塑这一元素纳入整个系统中,甚至需要配合所放置的位置提前确定这一雕塑是要抽象还是具象、是金属材质还是木质,然后再通过竞赛、招标或者直接购买来进行落实。

        针对城市雕塑的建设过程,有艺术家指出这实际上是城市的管理者、雕塑家、开发商、公众四个方面在城市公共空间博弈的结果。城市雕塑需要接受城市公众的审美检验,有关领导要多听取专家和艺术家的意见和建议,尊重艺术本身的规律和法则。

        规划专家伍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艺术作品的美与丑通常不会有完全统一的认知,但城市雕塑属于公共艺术的范畴,需要考虑公众的接受程度。“被公众接受的才称得上是公共艺术。”

        据悉,在公众审美话语权的介入下,和三屯碑被讥讽为“毁坏市容”的飞天女神一样,重庆永川酷似章子怡的美女出浴半身裸像也已经拆除。[详细]

针对城市雕塑的建设过程,有艺术家指出这实际上是城市的管理者、雕塑家、开发商、公众四个方面在城市公共空间博弈的结果。

丑陋雕塑评选折射出强大的公民意志

       在美术评论家王明贤看来,此次网友评选的整个“最丑城雕”,其实就是表明了一种姿态——“我们对丑陋雕塑的愤怒,对中国城市文化的一种期望。城市文化的发展,城市雕塑的建造,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城市雕塑不应只是官员们的雄心的壮志,也不应是艺术家们激情的理想,而是应该体现城市的文化,也应顾及民众的感受。这比如美国的瑞秋猪,其设计的本身还可以作为募捐善款的容器;再比如比利时的“撒尿小童于连”的雕塑,其设立并受市民的喜爱系因为其形象本身所表达勇敢机智、不怕牺牲、反对战争的崇高精神,小于连也被比利时人民誉为“布鲁塞尔第一市民”。


        当代城市公共雕塑要有某种精神指代,通过雕塑达到情感、理念的共识。这就需要专业人士既要在艺术上追求创意,又要尊重公众的审美观念和审美习惯。这需要政府有关部门把好这个“关”,在一个雕塑该不该建立,该如何建立的问题上不能懈怠。与其事后被评价雕塑“丑”而劳民伤财的把雕塑拆掉搬走,还不如加强最初的评估,其捷径就是一定要事先征求民意。这样,才能有效的控制住无人监管的城市雕像突然冒出来“吓人”。

       王明贤告诉记者,按照常理来说,一座城市雕塑应该是政府、社会、市民、建筑师、艺术家,还有各界合作的产物。但是,在有关部门和开发商绝对强势的情况下,老百姓对艺术家的意见往往不能表达出来,“所以我觉得‘最丑评选’是一个非常好的表达机会,也说明了中国城市文化的觉醒。” [详细]

苏州“老子吐舌”雕塑。公众的欣赏水平在不断提高,一座雕像在不同人眼中可能会呈现不同的面貌,因而雕像存在的问题也会被无限放大,表现形式、放置地点、建造成本乃至动作姿势,“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