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中国文物流落日本 “国宝级”珍品难以计数


编者按: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1月8日发布的新闻显示,一件据称为王羲之的双钩摹本在日本被发现,并将于1月22日至3月3日举办《书圣王羲之》特别展上亮相。NHK将其称为“世纪新发现”,这件珍品,是去年10月,日本的一位收藏家交给东京国立博物馆鉴定之后确认的,这一发现可能又将使中国历史及考古学界感慨良久。

有这样一句话:要研究中国历史,那么请到日本去。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日本保存着大量的中国古建筑、古籍,以及难以计数的其他中国文物。这些文物有些是通过购买、赠予等正常方式流向日本。但是自近代以来,因为日本对中国的渗透以及入侵,更大规模的中国文物被日本有组织、有预谋地掠夺……[我来说两句]

中国文物流失经历四次浪潮

        明末清初,英国的大东公司专门把中国瓷器销往欧洲,英国、荷兰都是中国瓷器流散地,但那时还处于正常的贸易状态。但从鸦片战争至今,中国文物则经历了四次外流浪潮:

        第一次浪潮:鸦片战争


        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文物被列强大量抢夺与分食,中国“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北京城“已失数百年来巍奂之美观,旧迹留者,仅一二者”,致使“一座昔日充满着辉煌金漆房舍的北京城,现在可只是一片罗列着萧条残物的荒野”。连侵略者也供认:“北京今已成为一强盗世界。”直到溥仪被逐出皇宫,仍有太监又偷又买,不过,第一次浪潮到此结束。

        第二次浪潮: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此期间日本侵华,这是中国文物大量外流的高峰期。当时,国民党政府无论财力还是管理上都比较弱,博物馆、考古工作都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普通民众在对文物的保护上也没有任何意识。此时,欧美的国力强盛,强大的民间资本没有去处。于是,收藏艺术品成为了美国社会的一种风气。在中国,美国文物商几百美金便能买到中国很好的古董,一万美金可以买到最好的中国古董。日本侵华时,他们的士兵都受过相关的教育,所以对明、清以上的古董,都先是保护起来,拿到手之后集中起来用轮船运往日本。抗美援朝战争时期,大量日本军官举家移民美国三藩市落户,带去了很多的中国文物。

        第三次浪潮:改革开放之前

        那时,以国家文物商店为经营单位,政策规定乾隆以前不能出口,可乾隆以后却允许大量出口,嘉庆、道光时期的很多官窑瓷器、书画以极便宜的价格流失海外,甚至,很多真正是明、清时代的真文物,因鉴定失误,被当成仿制品卖了。当时有国人开办的文物商店,专卖碑帖,很多都是老拓本,还没裱过的,有清朝光绪拓,也有明代的。日本旅行团一来就几十个人,进到店里,每人先抱一堆,然后进行筛选,价格便宜。 很多文物以这样的形式被买走。

        第四次浪潮:改革开放之后

       此时香港成为了文物走私的集散地和中转站。内地的文物到了香港,随后流散到了美国、中国台湾、日本、东南亚,最远的流失到了挪威、丹麦与荷兰,德国、法国。尽管1982年全国人大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工作走上了有法可依的轨道,但是文物的流失仍然怵目惊心。一些对金钱顶礼膜拜的不法分子把走私倒卖文物作为牟取暴利的手段。80年代中期,部分地区曾刮起一阵盗掘古墓之风,许多珍贵文物被盗流失……[详细]

旧中国文物流失海外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鸦片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从中国抢走的;二是当时有一些来华的外国人从中国偷走的;三是外国人勾结当时的反动军阀和奸商以极低的价格买下偷运出境的。

而近20年来,中国文物走私海外亦形成高潮,仅从香港走私出境的文物就多得不可想象。有报道称,香港做贮装文物匣盒的师傅忙得不亦乐乎,有时一个月挣五六十万港元不止。继伦敦、纽约之后,香港在八十年代以后,凭借大陆大量的走私文物,迅速成为世界第三大文物艺术品中心。

中国流散日本“国宝级”文物知多少

        给外界留下的普遍印象是,中国的海外流失文物主要集中在欧美。其实,现实并非如此。有权威专家指出,最庞大的中国文物海外流失地很可能是一海之隔的日本。流失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掠夺以及长期存在的非法走私。

        日本拥有1000余座大小博物馆,共收藏中国历代文物近200万件之多,绝大多数均为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和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被日本侵略军劫掠出境。仅东京国立博物馆一家,就藏有中国历代文物珍品9万余件。其中珍品、孤品不计其数,远远超过中国国内的普通博物馆,如南宋著名画家马远的《寒江独钓图》,至今仍羁留其中;此外,分别存放于日本不同博物馆的王羲之《妹至帖》、《定武兰亭序》、《十七帖》、《集王圣教序》,还有前凉时代的《李柏尺牍稿》,也都是难得一见的稀世文物珍品。

        据中国政府统计,自1931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被日本掠夺的文化财产共1879箱,破坏的古迹达到741处,抢劫图书和手稿300万册、文物360万件,另1870箱,“北京人”头盖骨化石也被掠走失踪。1937年,日本实行“金百合行动”,在南京至少掠夺6000吨黄金,东史郎等日军到处搜刮名人字画、古玩。

        非法流失到日本的“国宝级”文物更是难以计数。中国著名文物保护专家谢辰生先生谈到,抗日战争打响之前,日本人就派遣了各种探险队,到处搜集中国文物,比如天龙山佛像的头部就被日本人敲走。战争期间,日本人更是明目张胆地大肆掠夺。比如洛阳金村墓葬出土的大量铜器、古籍,宋代百善楼200个宋代版本的善本书等等。

        这是历史。那反观现实又是如何呢?日本共同社报道,2010年圣诞节前夕,在东京银座一家古董店举办的中国古董拍卖会上,中国人竞拍踊跃。当前,在日本各地举办的中国古籍以及艺术品的拍卖会越来越多,吸引了众多前来竞拍的中国游客。

        一位旅日观察人士忧心地说,当中一些中国文物很难说不是战争时期被掠夺过去的,但是中国游客不问文物出处,盲目高价购买。这将不利于今后的文物追讨局面。[详细]

曜变天目茶碗;等级:国宝;价值:传世孤品;年代:南宋;质地:陶瓷;流入日本时间:古代;收藏地:东京静嘉堂文库。 这是一个神异的文物,其实就单品而论,它完全可以排到第一的。这个茶碗是宋代黑釉的建盏(福建建阳窑),是宋人斗茶用的,但是这个样子的,莫说举世无双,就连考古发现的大量瓷片中,也没发现任何一个类似的。

日本学者“知道哪些值得拿哪些不值得拿”

         日本官方回应文物来源态度暧昧

         关于流失到日本的中国文物来源问题,日本方面也一直持暧昧态度,东京国立博物馆在回应相关问题时也只是含糊地解释:“(中国文物)究竟什么时间或是经过什么途径来到日本的,很难一概而论。”东京国立博物馆有意回避了“一些中国文物来源是否合法”的提问,并且还强调,“本馆的收藏品完全是当前所有者通过正当方式获得的。”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并不否认文物以往的所有者非法获得的可能性。

         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锋指出,1945年前的50年,日本对中国文物的掠夺都是有计划的战略行为。比如参与修建“满洲铁路”的很多日本人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历史文化以及考古方面的学者,他们以调查当地地理情况为由,摸底中国文物古迹,“他们对中国文化十分了解,知道哪些文物值得拿,哪些不值得拿。”

         掠夺在日本政府和军方的支持及纵容下进行

         19世纪末至20世纪40年代,日本掠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是在日本政府和军方的支持及纵容下进行的。从开始的个人有限的搜集窃取,到集中的大规模的盗掘窃取,从私人窃取,到日本官方支持的半公开直至公开的掠夺。中国文物流失到日本,是与日本的侵略直接相关的。中日甲午战争后,辽东成为日军进驻占领地区。日俄战后,日本“租借”旅大,日军占领旅大,日本又取得在华特权,1906年日本在大连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成为日本在中国土地上建立的侵略中国的大本营。日本“满蒙”史学者在日本政府支持或委派下相继到我国东北活动。得到“满铁”资助和日本占领军的保护,使他们盗窃我国历史文物公开化合法化。最先盗窃的巨型文物之一就是“鸿胪井碑”。

        国内外学术界,特别是历史和考古学界,对于唐代的“鸿胪井碑”并不陌生,这是刊凿一千二百八十多年前的遗石。我国早已发现并著录。它是唐朝和渤海王国关系的非常重要的物证和珍贵的文物,具有补史证史的重大价值。这块石碑在20世纪初被盗运至日本。这是日本当局,特别是日本军方公开掠夺我国珍贵历史文物的一例。

        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助力掠夺渤海文物

        唐代渤海文物的流失也是中国历史和考古学界永远的遗憾,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而进行对历史文化资源掠夺的典型一例。在掠夺渤海文物过程中,日本东亚考古学会起到重要作用。东亚考古学会成立于1926年3月,这是日本向海外渗透和取得或掠夺相关国家文物宝藏的一个学术性机构,东亚考古学会成立后,随即积极配合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政策,对我国进行文化侵略渗透和掠夺。该学会受到日本政府的关注和重视,并提供了相当的资金支持。日本东亚考古学会首先掠夺的对象是我国和朝鲜。

        1927年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发掘我国辽东地区貔子窝(今皮口镇)附近单坨子等遗址,旅哈俄籍考古学家B?道利马乔夫应发掘主持人滨田耕作、原田淑人之邀也参加发掘,我国学者马衡、沈兼士等参加部分发掘工作。1928年日本东亚考古学会发掘旅大牧羊城遗址。20世30年代即九一八事变后,特别伪满洲国建立后,日本帝国主义支持和资助的东亚考古学会开始发掘渤海遗址(主要是都城址),掠夺渤海文物。他们发掘的渤海城址不止一处,而有的城址曾进行多次发掘。二战日本战败,渤海热温降而其情不悦,有无可奈何之状,但仍有一定的余热。在日本的渤海热之中,我国珍贵的渤海文物被其窃取盗运至日本的已有成千上万件了。[详细]

李迪《红白芙蓉图》;等级:国宝;价值:宋代花鸟画第一名作;年代:南宋,1197年;质地:绢;流入日本时间:近代。 举世公认的南宋院体花鸟画的最高水平之作。一幅为红芙蓉,一幅为白芙蓉,线描有五代黄筌一派画风的精神,红芙蓉相对画的更好一些。两幅画都在画面的左上部题款:“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可知是北宋末南宋初期的画家李迪的作品。这两幅画原来是圆明园的秘藏,后来流落海外,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

国内收藏家“盲目”到日本扫货

         日本回流文物在国内拍卖界受热捧

        “日本收藏家所喜爱的中国古代艺术品正流出日本,渡海回流中国。”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在古代艺术品领域,来自日本的藏品备受关注,也使得日本素有“中国艺术品宝库”之称。有日本商家称,日本人收藏的这些中国古代艺术品中不乏清朝末期流出的宫中藏品,而日本古代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把中国的陶瓷器作为日本茶道的用品。现在随着爱好者的减少,日本国内市场萎缩,倒是中国人成了古董店的常客。


        日本回流文物近年来在国内拍卖界已成为一个热捧的概念。事实上,在日本各地举办的中国文物与艺术品拍卖会并不在少数。东京之外,名古屋每年都会举行数次中日拍卖会,然而与国内拍卖会须经长时间预展、巡展不同的是,名古屋的中日拍卖会却是一场不同于国内“正经”的拍卖会,或者,可以称得上是一次别开生面的“扫货大会”。


        如今,国内旅行社纷纷开出了日本“艺术品淘宝游”、“竞拍游”等线路,专门为民间藏家去日本买中国文物提供服务,而日本的拍卖会上,现在往往会使用日语和汉语两种语言,有的日本拍卖会上,中国客户占了一半。与此同时,中国的拍卖公司大量开赴日本征集拍品,有的中国公司还与日本公司进行战略合作。

        藏品也有“土鳖”扮“海归”

        但是近年来大批以日本旧藏为代表的中国字画及瓷杂藏品,往往以整批涌入真伪混杂、低标高卖的形式出现在嘉德四季、保利小拍及匡时的无底价专场中。可以说,大部分拍品既无历史价值,也无艺术质量,是历史上跨国艺术品交易中的沉淀物。

        部分收藏者对本土的藏品缺乏了解和认识,有的还带着“崇洋媚外”的心态,认为但凡回流的就值得追捧。对回流藏品颇有经验的藏家就透露,清代就曾有大量民窑烧制的外销瓷销往海外,民国时期出口的仿古件也非常多,那时候就有人倒腾这些来骗“洋鬼子”;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为了出口创汇,也曾大量复制和仿造古代艺术品出口海外;而国外长期都在举办的展销会,基本就是国内的跳蚤市场,国内不少人就冲着“回流”去扫货,其实捡到漏的很少。不仅如此,国内还有一些商家看中“回流”商机,专门到海外收购废弃的木盒,用来包装国内与之相吻合的文物,以“土鳖”充“海归”。 [详细]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东洋馆收藏的唐代天龙山石窟第21窟如来像。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